“上访不如上网”,如何破解这个治理难题?

时间:2020-01-15 16:11:47 来源:京报理论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中国社会治理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压力倒逼型的社会治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的社会治理不是主动地满足社会诉求,而是在外力挤压之下的被动应对。

  很多地方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会主动化解矛盾,而是尽可能把矛盾压下来,维系短期稳定,确保刚性稳定,这就造成了在社会治理方面积怨较多,欠账长期累积,形成了恶性循环,淤积的风险也越来越大,致使社会治理问题引发的“硬风险”不断累积。

  另一方面,舆论治理在另一个逻辑轨道上也在不断升级。原先在社会治理层面不断积累的“硬风险”,无法在社会治理空间内达到有效解决,转移到舆论场上,以“软风险”的形式予以表达。

  网上流行这样一句话:“上访不如上网。”在线下无法解决的实体性诉求,只要转移到网上,成为舆论议题,乃至公众关注的焦点,就可能很快解决。

  近年来网络群体性事件数量居高不下,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很多在线下无法解决的问题转移到了网上。

  社会问题的网络化表达,“硬风险”转移成“软风险”,或者说,“硬风险”软风险化,这种变化趋势是中国社会治理空间受限或问题解决不畅造成的。有人甚至认为,舆论风险成了压倒性的风险。

  于是,在舆论风险压力高悬情况之下,有些地方就将治理工作的重心从疏浚河道和河床转移到导流河水上了。也就是说,治理重点从社会治理转移到了舆论治理上了,看看近些年日益严峻的舆论治理态势上就不难理解这一点。

  

“上访不如上网”,如何破解这个治理难题?

 

  而这种中心的转移实际上是忽视了社会治理和舆论治理亦即“硬风险”与“软风险”之间的紧密联系,必然使得整体的治理效果大打折扣,甚至适得其反。

  社会治理和舆论治理不能在两条道上平行展开,而应该结合起来,且需要在二者之间找到一个最佳切口。

  首先,在理论层面,要找到社会治理和舆论治理的内在规律,在此基础上,找到两个规律的“交集”。

  在当下中国社会进行社会治理,不能在没有把握其规律的条件下盲目试错,须强化理论研究。

  学界对复杂的舆论规律的把握严重不足,对不同舆论场域的内在机理的洞察远远不够,舆论治理面对一个个理论“盲井”,严重制约了治理的质量和效果。只有在深刻理解和掌握社会治理和舆论治理规律的基础上,才能寻找到这两大规律之间的“交集”,也就是发现规律中的规律。

  其次,在实践层面,将社会治理与舆论治理有效结合起来。

  社会治理不能闭门造车,不能无视舆论治理,在社会治理的轨道上“千里走单骑”。社会治理前提是尊重社会主体意愿和诉求,让社会情绪和公共意愿得到有效释放,是社会治理的一个有效路径。

  网民的合法表达,应予以尊重和支持。让那些淤积多时的社会情绪释放出来,不仅可以纾解舆论治理的压力,也可缓释社会治理的压力。当然,对舆论治理进行有效治理,掌握时、度、效甚为关键。完全让社会情绪放肆地释放出来,任由社会舆论泛滥,不予以导流,也不是治理的良策。

  其三,“软风险”与“硬风险”并治。

  舆论风险作为一种“软风险”,如果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它可能会反过来引发、加剧“硬风险”。从近年来发生的多起突发性事件以及群体性事件来看,有不少事件是因为舆论风险失控造成的。

  如何化解当下中国所面对的风险困境?如何让舆论表达理性一些?笔者认为,化解“软风险”应与化解“硬风险”联动起来,做到“软”“硬”兼施;网上网下联手,同时排除舆论空间的风险源与现实社会风险源,做到“虚”“实”结合。

  最后,打破社会治理的维稳惯性。

  不计成本地追求稳定,只会积攒更大的不稳定。在极具张力的当下中国,片面强调刚性稳定的维稳是难以为继的。需要在多元主体并存的社会语境中,尊重关联主体的意愿和利益诉求,实行包容性共治,唯有如此,方能体现“治理”本意,社会“治理”才能实现。

  从舆论治理的角度看,很多舆论风险恰恰是由不当的社会治理引发的。社会治理不当引致的“硬风险”,经常会成为舆论“软风险”的风险源。河床不整治好,河水就难以平静。社会治理也罢,舆论治理也罢,根源在社会“河床”之上。

  (作者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

  本文发表于北京日报2016年5月9日,原标题为《寻求“硬风险”与“软风险”的治理交集》

Copyright 2017 sxfocus.com 聚焦三晋网 版权所有 晋ICP备17006039号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免责申明